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进腊月前,京城已经下了几场雪了。

    到底是换新历的第一年,之前接连打仗的影响还在,采买年货的价格比平顺时高一些。

    可老百姓们都挺乐呵,这一年的各处变化都看在眼中,大伙儿心安,都觉得日子一年能比一年好。

    杨氏忙着准备腊八事宜,从账册里抬头时,看到邵嬷嬷坐在窗边发愣。

    不用问,杨氏也知道缘由。

    邵嬷嬷在惦记画梅。

    打断骨头连着筋,邵嬷嬷对画梅再有不满和怨言,那也是照看了十几年的侄孙女。

    恼极恨极,不再来往,但对方真的音讯全无、生死不明时,还是会唏嘘。

    人之常情。

    就像杨氏也会想起自家兄长和外甥们一样。

    杨家在庞登围城前离开了京师,就再没有消息了。

    杨氏试着打听过,却一直没有讯息,杨家其他早早南下的几房也不知道长房的下落,杨氏也就放弃了。

    只是逢年过节的,难免会想起来,感叹两声而已。

    反倒是其余那几房,近来常常送信,这次过年,也使人送了年礼来。

    杨氏知道,他们不是真的惦记着“血缘”,而是为着徐砚。

    刘尚书明年肯定是要告老了,徐砚要当工部尚书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外头也都说法,以徐砚现在的年纪,再继续磨砺十几、二十年,三公之位可期。

    杨氏心里清楚,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送了年礼来,都是些姻亲关系下很寻常的东西,没有丝毫不妥,她也不可能拒之不理。

    只不过,她对杨家的心早就淡了,该回礼就回礼,该应付就应付,多余的,她是不可能再替杨家开口了。

    她的心态放得很平,看过了杨家从盛极一时到衰败后在官场销声匿迹,起起伏伏多年,她知道为官、为人,得要个好名声,也得讲究个传承。

    比起一人登高位,更需要的是晚辈们的持之以恒。

    徐令峥、徐令澜两兄弟的功课被抓得很紧,哪怕不是天资卓越,但只要刻苦,终究会有些收获。

    杨氏也和魏氏商量着,把魏游接回京中来。

    魏家确有不少亲戚拎不清,但魏游这孩子,她们两个打小看到大,是个心里明白的。

    继续好好念书,娶个贤妻,不说飞黄腾达,但一步一个脚印,也能走出自己的路来。

    魏氏感激不已。

    她先前已经定下开春后出行了。

    徐令意到叙州后,有小半个月水土不服,如今已经是适应了,一家人生活挺自在的。

    魏氏当初就说过,得了闲就和徐驰一道去探望他,就像她说的,沾一沾女儿的光,也出门长些见识。

    她这一辈子,除了故乡和京城,就没有走过其他地方。

    已然是外祖母的人了,天天为了能出远门而激动不已,只盼着这个冬天早些过去。

    如此一来,魏游回京城时,他们夫妻肯定是出发了的,要把侄子交托给杨氏,她再三道谢。

    徐砚听说后,思量了一番,想让表兄弟三人都跟着去蜀地走走。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两位长公主远游,从北地寄信回来,说了一路见闻,圣上读信时很是感慨,也让他们这些当臣子的颇为触动。

    徐砚读书时一门心思苦读,入仕后,因公务出行几次,感悟很深。

    他觉得,也该让孩子们出去看看。

    又不是现在下场就能考到功名,那就去开开眼界,磨刀不误砍柴工,行万里路与读万卷书一样重要。

    杨氏和徐驰夫妻都觉得有理,干脆改了行程,让魏游过了年就回京,他们一道出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