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五章 茶摊秘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强烈推荐:

    ();    押送萧落雨的队伍足足有一百零一人,九十名皇帝的亲卫,十名楼易将军的心腹,再加上楼意将军自己。这是一支不算微弱也不算庞大的队伍,这支队伍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蛛丝马迹,比如倒塌的灶台,熄灭的火堆,活人的粪便。

    就算这些人都死了,也会留下尸体,留下血迹,就算尸体被狼吃了,也会留下几根骨头。常喜就抱着这样的心态,一路找来。

    但是没有。

    一点点痕迹都没有。

    常喜甚至怀疑自己的方向是错的。

    但是没错,他确实是在往西北走。

    他们确是要被发配到西北的边疆去的,那里戎狄侵犯,战事连天。

    楼将军原本就在那里驻守,那里现在群龙无首,正在期待楼将军的回归。

    常喜知道只要一直一直往西北走,总能找到他们,就算找不到萧落雨,只要守在楼将军的老窝总是没错的,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常喜就这样走了很久,他不记得多久,日头落山他就躲到树上,日头出来他就下来继续行走。丝质的袍子被刮破了,小牛皮的靴子底漏了,细嫩的手心全都是口子,水润的嘴唇干裂了。

    他从一个细皮嫩肉的宫里人,变成了一个流lang的行者。他不后悔,他也不觉得痛苦,他的脚底下不知磨出了多少水泡,他只是用细细的树枝挑了,继续往前走。

    痛么?疼么?怕么?

    他疼,也怕,只是他觉得他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他此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男人。他没有那个东西怎么了,那也不是他自愿放弃的,有的男人就算有那东西,做人也是失败的,比如牛大叔,比如王大强。他就算没有,他也自认比那些男人更像个汉子。他在路上偶尔会想起过去的一切,会抱着拐杖睡着的时候露出微笑,因为他梦见了跟萧落雨一起放风筝的时候,萧落雨把风筝挂到了树上。

    虽然后来萧落雨摇那棵树摇了半个时辰,惹的宫里路过的宫女太监都好一通嘲笑,也不失为一个美梦。

    关于萧落雨的一切,都是美梦。

    常喜觉得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了,他得了一种名为相思的病。

    常喜很久没有见过人了,他的美梦是他的食粮,他想着过去的事情,还能记起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某种走兽。

    所以当他见到一个路边的茶摊的时候,有些愣住了。

    他站在树林跟官道的交界口,愣愣的看着那个热闹的茶摊。

    茶摊是三个草棚子连起来的,很大,有二十个桌子,有两个小厮端茶倒水,有一个掌柜的坐着算账。因为这里是官道,所以生意很是兴隆,总有十个八个路人在这里喝茶吃干粮。

    常喜tian了tian干裂的嘴唇,哆哆嗦嗦往那里走去。

    “客官,喝茶么?”

    茶摊的小二没有以貌取人,看见常喜也过来招呼。他什么人都见过,根本不在乎常喜穿的像个乞丐,如果乞丐能拿出钱来,那么乞丐就是大爷,如果大爷拿不出钱,直接当乞丐一样撵走就是了。

    小二不会做以貌取人的啥事,他从来不跟钱过不去。

    也许有的有钱人就爱穿破衣服,这也说不准,毕竟许多有钱人都很奇怪的。

    “喝……喝……”常喜张了张干裂的嘴,愣愣点头。

    一向巧舌如簧能说会道会哄人的他,居然,竟然,赫然,不会说话了。

    常喜惊觉这一点的时候,惊的睁大了眼睛,那个小二看着常喜的模样,有些同情摇摇头。

    “你有钱么?”

    “有……嗯……”常喜点点头,从腰间翻出一小块碎银子。

    “哟,客官,里面请!”小二眼睛一亮,甩了甩毛巾就把常喜往茶棚里面请。

    小二麻利的用手巾擦了擦棚子里的桌椅,让常喜坐下。脸笑的像是一朵花,直接就给端上来一壶茶。这壶比其他的壶要小些,是小而精致的紫砂壶,不是那种大而实惠的瓷壶。

    常喜有些不高兴了,伸手指指紫砂壶,又指指别桌的瓷壶。

    “怎么了客官?您这是好茶!铁观音!他们那就是茶渣,不能跟客官的比。”小二麻利给常喜解说,洋洋得意。

    “他们的…大……我的,少。”常喜憋了半天,才说出几个字。

    “哎哟喂我的大爷,这是好茶,嫌少再给您来一壶?”小二眼珠子一转,又给常喜端来一壶。

    待小二回来,常喜面前的茶壶已经空了,只剩下个茶壶盖在桌子上轻轻转动。小二把第二壶茶放桌上,常喜抱起来就对着嘴猛灌,连茶杯都不用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