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51天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无双夫人太息:

    “关郎他……有他的苦哀,你继续看卞去,便自然会明白的……”

    看下去?沈牧并不反对。坦白说,在这个早已安排的幻境中,他惟一可干的,也仅是继续看下去。

    使罢倾城之恋的关羽,似乎并不如他旗下的精英般高兴;正当一众精英在欢呼要之际,正当周遭充他无数赞美与奉承之际,关羽,却猝然徐徐的步近那个被他撤底消灭了的城,看着那被奇迹地夷平的平地,他并没有丝毫笑容。

    遽地,他颓然跪倒地上,只是以手中的青龙惬月刀支撑着身子,两行热泪,已自他的双目中源源流出……

    场中一干人等眼见主帅流泪,霎时不敢造声,噗若寒蝉,四周顿呈一片肃杀。

    沈牧亦为之一怔,他万料不到,这个看来雄纠纠、气字轩昂的盖世英雄好汉,居然会在战场上淌……

    千古江湖,并不是一个给人落泪的地方;战场,更不是一个适合落泪的之地。

    战场,只宜见血,不宜见泪。泪,仅会留给牺牲了的烈士家眷,就让那群侍在闩中的妇孺去——洒!他为何会流泪?沈牧朝关羽所跪的地方瞥去,赫见在那片被夷平的地面上,居然还残留着半边婴儿的尸体,是左半边;而在婴儿尸体之畔,还有半截女人的尸体,也是左半边;显而易,这女人是婴儿的娘亲。

    母子俩已血肉模糊,不过在那女人仅余的半边脸容上,仍残留一丝异常关疏的表情;她在濒死之时,想必仍在竭力保护自己的婴孩;可惜,母爱的力量,始终还是不敌倾世之恋的无敌力量,她与她的骨肉,最终齐被分尸,肠穿肚烂,死不瞑目!场中除了这双母子的尸体,例无别的尸体;可以推想,在倾城之恋之下,这女子与婴儿,只是极为意外地能幸存半截尸体;城中其余人等的遗骸,早已与这个城一起消失,灰飞烟灭……

    沈牧看罢这幕令人触目惊心的惨剧,他似乎逐渐了在羽的心情了,道:

    “所以,为了这个缘故,他便永不再用倾城之恋?”

    “是的。”无双夫人黯然回应:

    “关郎当初苦思苦练倾城之恋,本为平息战乱,让神州人民得到太平;惟是,他虽然知道自己所悟的倾城之恋会盖世无敌,却始终未知它会如何无故;盖因这招的威力已凌驾于他所知的范畴内;如今,他第一次使出倾城之恋,方知道此招的可怕;他想不到,本来以平息战祸的绝世奇招,会带来如此多无辜者的死亡;所以他发誓,若不能想出如何把倾城之恋用于正途上,纵命名他被重重包围,纵使他身陷险境,他也绝对不会再用。”

    听至这里,沈牧方才明白何以在历史中,关羽曾不幸给孙权与吕蒙的毒计所擒,而仍不使用倾城之恋来脱险了,原来只因为一个誓言……

    沈牧道:

    “倾城之恋既是创自关羽、他为何却不知它的真正威力?”

    无双夫人解释:

    “世上一众色世奇招,除了须经者使出,许多时候,都是借助大自然的奥妙力量而成;而大自然的力量,却往往超越了人所能预知的范畴;尽管是悟得奇招的人,有时候也无纵知道自己所悟的奇招,威力的顶峰会达至什么境界……”

    “关郎自悟得倾城之恋以后,也仅知那是一式将会万世无敌的绝招;所以适才他举刀,也只是预期这一招大抵会把那个城绵十数里的城墙一下子轰碎,这已是在他知识范围之内,所能预知的无敌极限。他却万料炒到,倾城之恋一经使出,竟然把整个大城撤底消失……”

    “他所预期的只是以招破城,再行攻入,却并不是要把此城整个毁城……”

    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一招,威力竟尔超越了悟招者的知识以外!或许,适才所见的一幕,也仅是倾城之恋的部分威力,它的真正威力,尚未至极限……

    可惜的是,这一招,已没有机会再在历史上出现,也役有机会发挥它犹未发挥的巅峰威力……

    一念至此,沈牧只感到不寒而栗:

    “既然他在悟招时也未知此招将会拥有的威力,何以又把此招取名为‘倾城之恋’?倾城之恋四字,听来相当温柔,欠缺霸气与杀伤力,根本便无法与此招空前强大的力量相配!”

    “其实——”无双夫人答:

    “关郎在悟得此招之后,一直也未为此招命名;不过自他第一次使出这一招后,他才把这招名为‘倾城之恋’;‘倾城’的意思十分易于理解,相信适才你已看清楚它把整个城倾覆的威力了……”

    “但,恋呢?那个‘恋’字,又是什么意思?”

    “恋?”无双夫人暖暖一笑:

    “那个恋字,并不是指一段恋情,而是关郎为了纪念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唤作‘恋儿’的女人。”

    “恋儿是谁?”

    无双夫人答:

    “恋儿便是我,我虽被世人称为‘无双夫人’,但我真正的名字,唤作——”

    “独孤恋儿!”

    语声方歇,围绕沈牧的景物又再骤变;这一次,他竟然在一个相当雄伟的大城内,城门上还刻着三个大字——独!孤!城!“独孤……城?这里是……”

    无双夫人道:

    “这里本来便是我出生的地方,亦是我与关郎结发之地……”

    “我的父亲,也就是此城的——城主!”

    原来无夫人的父亲是这个独孤城的城主!沈牧陡地记起,梦曾说无双夫人本来便是无双城的始祖,无怪乎无双城现今的城主也是复姓“独孤”无双城的无双二字,大抵亦是从无双夫人的名字得来;然而无双夫人这个无双尊号;又是从何而得?就在沈牧思忖之间,那些独孤城的景物,亦开始不断的飞逝,过去,他终于瞥见一男一女正在向一个貌甚慈祥的男人跪拜;这一男一女似在成婚,男的一望便知,是关羽、那女的,正是更为年轻的无双夫人!沈牧又听见周遭无数城民对无双夫人的赞美声,从这些赞美声中,他逐渐明了何以她会被唤作无双夫人了……

    看罢无双夫人与关羽一幕幕的前尘,沈牧亦不免私下戚然,此时无双夫人的声音复在他四周迷离地回荡:

    “在明白战争的残酷后,关郎本不欲再涉战事,惟最后还是为存与刘备结拜之义而赴沙场:身为他的女人,眼见了英雄重义,我根本没有理由阻止,也不想阻止,只是,后来有些变化,却是连我也始料不及……”

    “连你也始料不及?那又是什么变化?”

    无双夫人苦涩的道:

    “那是一个女人最害怕遇上的变化……”

    说话之间,沈牧四周的景物再次急剧转变,这一回,他居然在一个满是药瓶的药庐之内,庐内还有一群官兵打扮的汉子,他们都在围着两个人——一个红面的男人与一个年逾六十的长者。

    那名红面男人,一看便知,正是关羽;而那个长者却是满脸样和,气派雍容,虽作布衣装扮,惟仍掩不住眉目间那股挺拔之气;这个长者,看来亦绝非泛泛之辈。

    在二人身畔围观的那群武官应是关羽属下,且有一个正与关羽对奕:关羽似乎在沉思自己的下一着棋子,神态从容而镇定,但沈牧已瞥见,原来那名长者已把关羽的皮肉割开,皮肉之下的骨头却已发黑,那名长者遂以小刀把关羽骨头上的黑色骨质慢慢刮去,那种骨头给小刀刮动的“咯吱咯吱”响声,听得在场所有男子汉无不心寒!这幕情景多么似曾相识,沈牧见之已不由忘形呼道:

    “是……刮骨疗毒?”

    无双夫人道:

    “一点不错!正是历史上著名的刮骨疗毒!那一年,关郎身陷敌阵五百箭手之中,惨中毒箭,遂邀名医为他疗伤……”

    “那——”沈牧更为震憾:

    “现下替关羽刮骨的长者,岂不正是一代神医——”

    “华佗?”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