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6章 无趣又清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骆闻溪看着司机进去和季青越说了什么,然后季青越就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明事理的人,更何况这些事情没有任何一个局外人能插的了手。

    骆闻溪看着季青越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身旁的男人在和司机说话。

    骆闻溪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也长了个心眼没去多问。

    结果车最后开到了骆家宅子所在的别墅区。

    自从骆家出事之后骆闻溪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发生了种种的事情,她也没再想过回来。

    现在由关遇带她过来,她不得不多加警惕。

    车子路过骆家的房子,花园里还覆盖着厚厚的雪。没有人清理,就显得凄凉。

    关遇在注视着她的目光,见她嘴角紧抿,若不是收敛着情绪,恐怕难过之情便溢于言表。

    眼角干涩,骆闻溪揉了揉,“你带我来这里什么?”

    关遇没有说话,只是让司机把车停下。

    “下来。”

    他说完这两个字,从另一侧推门下车。

    骆闻溪看了看司机,又望向关遇的背影,深吸一口气,跟着下车了。

    跟上关遇,骆闻溪发现他进了院子,心中的疑虑越来越重,终于在看见他开门的瞬间几步走到他身边。

    “你这是干什么?”

    关遇只是平平淡淡的看她一眼,“你想站在这里说话?”

    虽然这边人很少,但总归不是说话的地。

    骆闻溪的话噎回去,和他一起进房间。

    别墅里竟然打扫的干干净净连家具什么的都是齐全的,像是有人在住一般。

    骆闻溪不肯进去,“这是谁家?”

    关遇和她隔着一段距离相视,“这是之前我买下来的。”

    “所以呢?”

    “你在这边住了二十多年,离开了很不适应吧?”

    骆闻溪皱眉,“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家的房子不可能再住了,”关遇站在沙发边,随意的倚着,“你也不愿意住我那边,那就到这里。和你家离得近,你想看的时候就过去了。”

    如果关遇不说最后一句话,骆闻溪只当他太过自信,可他偏偏要补充那么一句。

    刚才心口里堵着的那股郁气现在只觉得要变为恼怒。

    “你现在做这些是什么意思?当初我求你帮我,你不帮是另一回事,可是你答应还要拖,不然我断然不会是现在这种生活。”

    骆闻溪扶着身边的矮柜,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支撑的住——

    “你现在说这些怎么就好像处处为我着想呢?我是怀念我从小待到大的地方,可你现在做这些是侮辱我还是施舍我?我家出的这些事,和你关遇有没有关系还不一定,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个好人!”

    她像一个戒备起来防备敌人的刺猬,眼下也仿佛是不再吝啬跟关遇保持和平,撕破脸也不怕了。

    关遇对于她的反应接受的很快,稍微感到惊讶的是她最后说的话。

    从骆家出事以来,骆闻溪对他一开始寄予希望,慢慢开始厌恶他到水火不相容,可从来也没提过,她怀疑他家的事情与他有关。

    关遇点点头,声音低低的,“我是在可怜你施舍你,我想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怎么说你骆大小姐从小到大也没吃过这种苦。”

    他一步一步的朝骆闻溪走过来,“我当初答应你是因为求我的人是你,是骆闻溪,懂吗?”

    他在她面前停下,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毕竟是骆平易捧在手心里的千金,你求我的时候那种卑微的模样我觉得很有意思。”

    骆闻溪心底被隐藏在角落里仅剩的一点希望此刻也彻底被打破。

    她知道关遇一直都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的相处,她有事寻求他帮忙的时候,他是这样的想法。

    她这些年喜欢他的心思他不会不知道,只是被他选择了无视。

    因为看不见,所以才会如此冷漠。

    拂开他的手,骆闻溪不去看他,说话间已经隐隐有些哽咽:“的确很有意思,我一开始,也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

    可能只是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让人相距万里的陌生。

    骆闻溪握紧手,“不管你对我是如何如何讨厌,我管不了。我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所以你不喜欢我爸爸也好,不喜欢骆家也好,现在大概也如你所愿了。关遇,有什么你直接说可以吗?”

    她现在是真的感到累,或许从骆家出事之后,她就不该再和关遇扯上半分联系。

    关遇摸了摸她的脸,低下头,“我听你之前的那些朋友说,你以前喜欢我?”

    骆闻溪的脑子一蒙,脸色发白,“不懂事而已。”

    “哦,没关系。”

    关遇慢慢的顺着她的头发。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人毛骨悚然,就在骆闻溪忍不住要推开他的时候,他突然说:“刚刚说的那些,的确是我之前的想法。我在想,或许是因为你表现的太平淡让我误会了?所以现在,我可以好好听你说。”

    骆闻溪忍不住想发抖。

    关遇在她把话都挑明了说之后又和她说这些,说是没有目的她是完全不相信的。

    他应该生气,应该对她恶言相向,毕竟这一段时间以来她都在算计他,可是现在却在把这些算计摆在台面上之后,他要好好听她说话。

    骆闻溪抬眼看着他,莫名的平静下来。

    她决定赌一把。

    她拉下关遇的手,也没有放开,注视着他,好一会儿,哑声道:“我喜欢你的话,你会跟我在一起吗?”

    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入彼此的耳里,骆闻溪勾紧他的手,“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愿意重新看我吗?”

    “很委屈?”关遇任由她拉着手,“我和你在一起生活的那些年里,你真是无趣又清高,现在不一样了,你至少让我觉得,你没有那么平淡无味。”

    ……

    ……

    这天的事,谁也没有说破,但是却默契的知道了答案。

    骆闻溪问的第一句的答案。

    这就是一场博弈,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情啊爱的。

    关遇和骆闻溪是势均力敌也好,哪一方强哪一方弱也罢,出发点都是在试探。

    感情,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件掩人耳目的衣服。

    只不过,谁无法自拔,谁就输了。到时候谁再撕心裂肺,满肚委屈,也不过只是活该二字。

    暂时的和平,骆闻溪反而难得轻松。

    关遇那之后似乎变得很忙,二人本就不是普通的关系,也就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东西。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