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二:瞿孔雀追夫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p;瞿腾宇要笑不笑地道:“林小姐一看就知道家教良好,和我们还真不是一路人,对不对小靳靳?”

    靳恒眉头蹙了蹙,不置可否。

    瞿腾宇得寸近尺地道:“既然遇上了,不如一起吃饭吧?”说着自顾自在靳恒旁边坐下。通常这样的场合是林思薇和靳恒坐一边,故而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林思薇和新宠看了看他,见瞿腾宇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最后坐到一边去。

    虽说如此,靳恒一直在和林思薇说话,两人聊着同班同学和往事,十分投机。瞿腾宇目光直直地盯着他,越看他的微笑越觉得刺眼,一怒之下将手伸到他两腿之间。

    靳恒愣了下,警告地看了他一眼。瞿腾宇一手撑着下巴望着他笑,另一只手隔着裤子暧昧的撸动着。

    靳恒脸色铁青,过了会儿说道:“我去趟洗手间。”

    瞿腾宇随后也跟了进去,抓着他的胳膊问,“那女人是谁?”

    靳恒淡淡地道:“我老同学,也是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

    瞿腾宇惊诧地问,“相亲?你要结婚!?”

    靳恒洗着手淡淡地道:“我也快三十了,家里催得有点急。林思薇很不错,性格好又知根知底的,我打算跟她处处看。你的东西我收拾好了,改天有空过去拿一趟,没空的话我让人送过去也一样。”

    瞿腾宇一腔怒火腾地燃了起来,有些恶毒地道:“结婚?被男人捅过了,对着女人你还硬得起来吗?”

    靳恒脸色铁青,他有些愤怒又强压了下去,扯过纸巾擦手,冷漠地道:“瞿少,这样就没意思了。”

    他转身出卫生间时,瞿腾宇拉住他的胳膊,“你结婚问过我的意思吗?你一个GAY结什么婚?”

    靳恒漠然道:“这就不劳瞿少关心了,不过是玩玩,洒脱点好。”

    瞿腾宇看着他,被他噎得无话可说。

    ——不过是玩玩,这句话他听很多人说过,也对很多人说过,却从没有想过有一天靳恒会对他说。那个禁欲的男人,在他之前甚至连女人都没有几个,竟然跟他说玩玩,放手还放得比他还洒脱。

    他发愣的时候,靳恒已经将纸巾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出门了。

    晚上瞿腾宇就到他别墅里去拿东西。那些东西都是他搬进来后零零星星买的,还有许多是靳恒给他挑的。靳恒这人虽然平时大多穿西装,但却十分有品味,他挑的东西瞿腾宇都喜欢。

    靳恒见他来了,就带他到楼下储物间里。东西都已经打包好了,包装箱上还落了层薄薄的灰,一看就知道是打包很久了。

    看来他早就想将自己扫地出门了,瞿腾宇窝了一肚子的火,冷笑道:“这么急着将我扫地出门,是有新人要住进来了?”

    靳恒袖手看着他,神情冷漠。

    瞿腾宇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的感觉令他浑身不爽,一手提着行李,一手紧紧地揽着新宠的腰。到门口将行李往垃圾桶里一丢,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这后来一段时间瞿腾宇过得十分的荒淫,那个学舞蹈的新宠早就被他扔到九霄云外了,他每天早上都不知道从谁的床上醒来。

    每天早上阳光洒在他脸上的时候,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靳恒。想到那些个早上,一睁眼就看到他近在咫尺的脸,摘下眼睛的他少了禁欲精英的气息,眉眼清澈,微垂着眼睫的模样格外的柔和。

    他的心止不住地抽痛。阳光实在太刺眼了,他拿起手背挡在眼前,触碰到一缕温热。

    扔掉行李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将靳恒一起扔掉,斩断与他的所有联系。可现在却止不住的怀念,那些甜蜜的时光像决了堤的洪水,不断的冲刷着他的脑海。

    想起他们在铺满银杏叶的地上欢好,靳恒于性|事上青涩稚嫩的模样,被自己折腾狠了后,那柔软、毫无防备的表情;想起他第一次抱自己时,紧张无措的样子,看到出血后明明无法自控又强忍着,忍得满脸通红、满头大汗,小心翼翼的一动不敢动;想到星期天的早晨,他们并头躺在床|上聊聊天,聊着聊着就厮磨在一起,直到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住才不得不起床……

    过往多么美好,此刻就有多么痛楚。

    这时候瞿腾宇才不得不承认,他爱上了靳恒!

    流连花丛的浪子,栽到一个禁欲男身上,这多么可笑,可是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他开始打探靳恒的消息,偷窥他的一切。可他看到的最多的是他与林思薇约会的场景。他们一起看电影、吃烛光晚餐、手牵着手逛街。靳恒会对她微笑,温柔款款,令所有经过的女孩儿羡慕的回头。

    他甚至看到他与林思薇一起逛珠宝店,他在他们离开后进去,问店员他们看了什么,店员说他们选了婚戒。

    这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忍无可忍地冲到靳恒家。门上的密码没有变,他进门后看到一男一女在沙发上亲吻。林思薇骑在靳恒的腿上,环抱着他的肩膀。靳恒抚着她的腰,侧着脸亲吻她,微微垂着眼睛,表情专注而陶醉。

    妒火冲天而起,瞿腾宇冲过去一把扯开林思薇。他用的劲太大林思薇差点摔倒,靳恒赶紧起来将她护在怀里,冷冷地喝斥,“瞿腾宇,你发什么疯!”

    瞿腾宇指着靳恒对林思薇道:“他是我瞿腾宇的人,跟我抢人,你先掂掂自己的份量!”

    林思薇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

    瞿腾宇又转向靳恒,带着点乞求的道:“阿恒,别祸害无辜的姑娘,我们以后好好过,好吗?”

    靳恒冷笑道:“滚。”

    瞿腾宇一个黑道太子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没有什么人敢让他滚过,眼睛不由得眯紧,森冷地道:“你说什么?”

    靳恒一个玻璃杯砸在他面前,怒喝道:“滚!”

    瞿腾宇摔门而去,找隋唐他们拼酒。喝得半醺时提到靳恒,所有的委屈与不甘都涌了上来,仗着酒意到靳恒家里。

    他家门的密码依然没有改,瞿腾宇摸到他的卧室,靳恒正在睡觉。他扑了过去压住他就亲吻,靳恒从梦里吓醒想要反抗,可惜身体还没有完全醒来,手脚无力。他趁机捆住他,压着他恣意的欢好。

    隔日他被隋唐一脚踹醒,看到靳恒的惨样才知道昨晚自己做了什么禽兽的事情,后悔不迭。

    靳恒高烧入院,他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然后无论他做什么,靳恒都拿他当空气。

    靳恒出院后没有回家直接消失了。他追到他老家却没看到人,又找到隋唐,打探到他带着父母到三亚过春节了。

    他乘着私人飞机连夜飞往三亚,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到赶到他所住的酒店,却看到他正和林思薇在沙滩上漫步。林思薇穿着白色的沙滩长裙,海风吹来,衣服贴在身上,清晰地看到她鼓起的肚子。

    那一瞬间,靳恒只觉晴天霹雳,五雷轰顶!

    他觉得自己无论是家世、容貌、财力,方方面面都远超林思薇,到现在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比不过林思薇的肚子。

    她可以替靳恒生孩子,他却不可以!

    一个孩子就可以胜过一切,包括靳恒对他的感情。

    可明明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可他却还舍不得离开,近乎自虐地偷窥着他们。看着他对林思薇温柔体贴,心像被一把钝刀子,一刀一刀的宰割着。

    瞿腾宇二十几年来纵横情场无往不利,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像小说里的苦情男主,默默地凝望着所爱之人,看着他和别的女人选戒指、挑婚纱,看着他牵着别的女人的手走进婚姻的礼堂。

    他心里不止一次地闪过一个念头,想不择手段的拆散他们,除掉林思薇。可每次看到他望着她的肚子那温柔的目光,都会心生不忍。

    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任他娶了别的女人。

    几个月后,隋唐和苏是的婚礼也在禾木村举行,他和喻征做伴郎。靳恒、林思薇带着他们刚出生的孩子也参加了。

    林思薇一袭白色的长裙,刚出月子的她身材略为圆润,显得眉眼更加温柔,充满母爱。靳恒寸步不离地守在老婆孩子身边,以往清冷的目光温柔似水。

    明明每次看到他们,瞿腾宇都会心痛难挡,却还忍不住追随着他的身影,犹如飞蛾扑火。

    他很想大大方方地给他们送上祝福,将他从自己的生命里驱逐。可仅仅只是一想就痛不可挡,忍不住恶毒地渴望他们的婚姻早点结束。

    婚礼结束后,新娘抛手里的捧花,大家都纷纷来抢。风有太大,吹斜了花束,向一旁飞去。

    这时靳恒一抬手接住了,洁白的玫瑰花包裹着同色的蕾丝,象征着纯洁美好的爱情。

    他捧着花束,垂眸微微一笑。那一瞬间,禾木村所有的银杏叶都黯然失色。

    瞿腾宇痴痴地凝望着他,他想这一辈子千山万水、千里万里,他都会追着这个人的脚步,不离不弃,无论他结婚与否,不管他回报与否,直到死亡阻止了他追随的脚步。

    曾经浪荡的黑道太子爷,回头是岸,收起所有的多情,过得像个清心寡欲的和尚。

    他与靳恒并没有刻意接近,也没有刻意回避。他们像回到最初的状态,有共同的好友,共同的圈子,见了面点头微笑,不陌生,也不熟悉;说起话来神情淡淡,不亲密,也不尴尬。

    这似乎是最好的状态。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靳恒有任何麻烦,第一个出头的永远都是他。朋友们都说他深情的已经不像他了。

    瞿腾宇微微一笑,他情愿如此。

    每年十月,他都会前往禾木村,在他们曾欢好的那片银杏林里躺上半日,仿佛那里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他已经养成了习惯,用手背掩着眼睛,这样就不会被阳光刺得流出眼泪来。

    这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有人向他走来。

    他坐起身,看到靳恒牵着他蹒跚学步的女儿走过来,小公主一身蕾丝裙,漂亮的像个小天使。他迁就着女儿弯下腰,望着他微笑。

    吉光片羽,美如梦幻。他甚至不敢眨眼,直到他蹲在他面前,轻轻地吻着他的唇。

    他愣了好久,痴痴地道:“阿恒,你……你……”

    “腾宇,我离婚了。”

    “啊?”

    他看着他呆愣的样子,轻笑着问,“我这样一个离了婚的,还带着女儿的男人,你还要不要?”

    他想也不想的回答,“要!只要是你,什么怎么样我都要!”

    靳恒捧着他的脸亲吻着他的唇,“那你就好好要吧,再不可始乱终弃了。”

    他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后来他才知道,林思薇与靳恒不过是假结婚。书香门第的姑娘爱上了不羁的浪子,偷尝禁果怀上了孩子,舍不得拿掉又受不了世人的白眼。刚巧遇到了被母亲逼婚、迫切想抱孙子的同学,两人一拍即合,达成协议。

    她最终追随着所爱之人离去,他也完成了母亲的心愿。幸运的是回头的时候,那个深爱着他的人还在原地等着他。

    此后的十年、二十年,直到百年之后,都将与君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