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2章 无人可以打破宿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人生是一场盛大的相遇。

    宁凡从未想过,会在圣子试炼之中,与名为白灵的女子相遇。

    在白灵的身上,宁凡看到了慕微凉的影子,故而对此女极为在意。

    同样令他在意的,还有金镖宗弟子之中,那个名叫吴老六的修士。

    在吴老六的身上,宁凡看到了吴尘的影子。刹那间,宁凡的思绪飞回东天,飞回雨界,回到与吴尘最初结识的那一刻。

    【老子吴尘,目无王法的吴,杀人屠城的尘】

    “白灵,青灵…”

    “吴老六,吴尘…”

    “我本以为,圣子试炼之中,所见皆虚…但或许,逢魔碑所构建出的试炼世界,远不止这么简单。”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其目光,时而落在白灵身上,时而落在吴老六身上,时而又落在圣子试炼的天地之间。

    其法目青光没有刻意掩饰,直看得众金镖宗弟子惊叹连连。

    “居然是天人青芒!这位前辈竟是一位天人修士!”

    “此人竟拥有百万人之上的资质!”

    “当真厉害!”

    “什么!这位前辈居然还是圣宗弟子?出身于混鲲圣宗?”

    “了不得!此人必是同辈中的天骄人物!”

    “莫非他是此代混鲲九子中的一位?”

    “啥?这位前辈叫张道?这个名字没听过啊…”

    …

    对宁凡而言,击杀北斗仙域的一众杀手,只是一时兴起。

    但对金镖宗众人而言,此举毫无疑问是救命之恩。

    为了回报这份恩情,金镖宗众人决定大摆酒宴,盛情款待宁凡。

    于是乎,人人都将珍藏多年的美酒毫不吝惜,拿了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金镖宗弟子所修功法,名为神刀烈酒诀,乃是金镖圣人所创。此功法修行之时,不仅需要苦练刀术,更需要大量饮酒。

    故而每个金镖宗弟子,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灵酒,以备不时之需。

    当众人将储物袋里的美酒尽数取出,镖船之上,当即多出了数千个酒坛。坛中皆是灵气逼人的仙酒,酒香四溢。

    而后,金镖宗众人邀请宁凡赴宴,宁凡没有拒绝:一是不想拂了吴老六等人的面子;另一方面,他也想借此机会,与白灵、吴老六有更多的接触。

    这场酒宴,一开就是七日。

    第一日,众金镖宗弟子轮流给宁凡敬酒,彼此关系尚显陌生。

    第二日,众人开始混熟,气氛逐渐炒热,说好的敬酒,渐渐成了拼酒。

    第三日,一个又一个金镖宗弟子被宁凡喝趴下。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

    到了第七日,除了吴老六之外,所有的金镖宗弟子都已醉倒在地。

    说也有趣,这吴老六明明是众金镖弟子之中修为最低之人,偏他酒量最好,直到此时仍能勉力支撑。

    却见,吴老六一手扶着酒桌,支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另一手指着宁凡,嘴巴嘟嘟囔囔想说些什么,偏偏舌头打结,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吴兄,你醉了。”宁凡失笑。与吴老六不同,此时的宁凡仍旧毫无醉态,他的酒量早已近乎于道。

    “不,我没、没醉。我认得你,你不叫张道,你是…你是我梦里见过的…那个谁…我忘了…”吴老六晕晕乎乎道。

    “哦?吴兄竟在梦里见过我?此言甚是有趣,却不知,何为梦外,何为梦里。谁在梦外,谁在梦里。”宁凡笑道。

    “不,我没…醉…休要…取笑…”醉酒的吴老六,完全没在听宁凡说话。

    见此,宁凡只得无奈一笑,端起酒杯,缓缓入喉,不再多言。

    “老子…吴六…目无王法…的吴…千杯不醉…的六…”

    吴老六依旧说着意义不明的醉话。

    手指比划来,比划去,不知道该比划一个六,还是比划一个一千。

    忽然醉眼有了少许醒转,于是啪地一声,一拍酒桌,抬手指天而怒,“滚滚…红尘…又有…何惧!我偏要…六根不净…六尘…皆染…我偏要…”

    不待话语说完,忽然咚得一声。

    吴老六已然醉倒在酒桌上,鼾声大作。

    【事件十一:以拼酒方式,战胜金镖宗外门弟子四十九人。获得分数,五星。当前分数,三十二星。额外奖励,《神刀烈酒诀》外门十二篇。】

    “这种事情居然能触发事件,且还获得了五星分数、额外奖励?”宁凡大感无语。

    所以,这场圣子试炼究竟想考核什么?和人拼酒…

    要知道,他几经苦战穿越沧兽海域,力压沧兽一族,也只获得十分;灭杀了一百零八名北斗杀手,也只获得五分;然而这一回,只喝了些小酒就轻松拿到了五分…

    落差感十分强烈。

    “或许在那位紫薇仙皇看来,酒量也是一项极为重要的能力?”蚁主猜测道。

    “果然,圣子试炼更看重紫薇圣子的综合素养,战力强弱反而不是重点…”多闻分析道。

    “又或者,获得分数的重点不是拼酒一事,在于所战胜的对象?”蚁主继续分析。

    “说起来,紫薇仙皇道成以前,好像真的和金镖圣人有些因果…”多闻展开回忆。

    “呵,所以说,只要对付紫薇仙皇看不顺眼的人,就能轻易获得大把分数?这试炼还真是有趣…”蚁主冷笑道。

    “无所谓了,谁知道那位紫薇仙皇在想什么。比起此事,我倒是对这本《神刀烈酒诀》更感兴趣…”宁凡翻看着手中凭空多出的皮卷。

    皮卷的内容,是金镖宗的镇宗功法《神刀烈酒诀》。

    这是一部圣人功法,可惜,宁凡获得的仅仅是外门十二篇。其中内容并不高深,最高只到仙王一级。

    饶是如此,阅读过这本功法,宁凡也是颇有收获。

    首先,他获得了一些刀法体悟——可惜宁凡惯用道兵并非是刀,这种体悟聊胜于无。

    而后,宁凡对于喝酒一事明悟更深。那位金镖圣人似乎也是一位精于酒道的人物,其中关于酒之一字的理解,即便只有只言片语,也令宁凡大感收获。

    隐约间,其酒量近乎于道的程度进一步加深了。

    …

    是夜,逆尘海上,月光如水。

    月光下,两艘船并排行驶着,朝北极道果大会行进:一艘,是石人族的青铜古船;另一艘,是金镖宗的押镖船。

    在真实轮回之中,本不存在交集的两艘船,因宁凡的介入,于陌生世界萍水相逢。

    没人知道这场相逢有何意义。

    白灵亦不知。

    镖船上,客房中,白灵一如往常坐在窗前,面对棋盘,安安静静打谱。

    对于一个棋士而言,日复一日枯燥的打谱,是必不可少的练习。

    房中并没有点灯,也不需要点灯。对于一个盲女而言,灯火,毫无意义。

    月光透过窗棂,柔柔的照下,照入白灵澄澈的眼眸,对此,她却一无所知。

    过于专注的她,亦没有察觉,此刻正有一道目光,从窗外注视着她。

    窗外,宁凡默默看着白灵,没有打扰。

    …

    当吴老六也被灌倒之后,这场酒宴终于迎来结束。

    再无任何酒宴吵闹之声,只剩此起彼伏的鼾声,显得格外刺耳。

    “这本神刀烈酒诀,内容十分有趣,是值得一读的好书…”看完外门十二篇后,宁凡随手将皮卷收入储物袋,随口给了一句点评。

    “说起来,这些金镖门徒真的是专业的镖师么?明明船上还有要保护的人,这些人居然全都醉倒在地,呼呼大睡,就不怕前几日遇到的北斗杀手再度来袭么…比起押镖练刀,或许那金镖圣人更爱喝酒也说不定。”目光扫过满地醉汉,宁凡又有些怀疑金镖宗的专业性了。

    “罢了,至少还有我未醉,有我在,倒不惧什么杀手来袭。又或者,这些金镖弟子设宴以前,就已经将此刻的一切考虑在内,深信有我未醉便不会出事…”

    宁凡没有离开镖船。

    他暂留在镖船上,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白灵的房外。

    隔着房门,可以听到屋内频频传出的落子声,棋子的声音清脆好听,显然材质极佳,但在夜色里却显得有些孤独。

    宁凡来到窗前,默默注视着认真打谱的白灵,后者并没有意识到有人在看她,仍在一心一意打谱。

    七日的酒宴,七日的喧嚣与吵闹,丝毫没有吵到这个认真的姑娘。

    这是一位真正的棋士,心无杂念,明镜止水。

    “她真的很喜欢下棋啊…”宁凡心中自语。

    “不下棋的时候,她的模样,会让我想起微凉;但当她下棋时,那专注的眼神,竟又与小蛮有着某种神似;她无法说话,安静发呆的时候,又会让我想起风雪言…”

    “在她的身上,我还能看到更多人的影子…”

    宁凡沉吟不语,此刻认真下棋的白灵,在他眼中,还是像北小蛮更多。

    北小蛮的人虽然不着调,但当她手握棋子、下六博棋时,眼睛仿佛会发光…

    白灵也是如此。她虽是盲女,但下棋时的她,盲目都仿佛有了光彩,有了灵魂。

    打完谱后,白灵又取出一本死活题的古书,开始研究死活题。

    书名《仙机百库》,是南梁棋院所编著,书中记载了一百道死活题,据说只要将之全部解开,就有机会报考南梁棋院,成为一名真正的棋修。

    目不可视的白灵,无法用眼睛看书,只能用手去摸索。

    她似乎专门研究过以手读书的秘法,摸过的文字、图形,都能以心去阅读。

    “《仙机百库》么,我在张道的记忆之中看到过这本书。那张道尚未加入南梁棋院以前,似乎只用了一个月,就将其中的死活题全部解开了…”

    对于张道而言,这本《仙机百库》毫无难度。

    可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对白灵而言,这本书着实有些困难了。

    她学棋至今,已有十五年时间,获得这本《仙机百库》,则是在七年前。

    她研习了七年,也只解到第七十九题,且这一题,已经卡了她数月之久,仍未解开。

    真的好难啊…

    学棋至今,她都是一个人摸索,或许真该找位老师了。

    【北极山是星罗九山之一,此地道果大会千年一开。每次召开,都会吸引强大棋士前往。若去了那里,或许可以拜到名师…】

    【师姐们都说,这一次的北极道果大会有危险,不要前去。我本不信此事,可前几日,又确实遇到了许多杀手…】

    【要放弃么,是打道回府,回鸿钧雪谷,还是…继续前进…】

    【可若错过了此次机会,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拜得名师了…】

    白灵内心纠结不已,杂念一生,死活题愈发做不下去了。

    她却不知,自己的心声,通通都被窗外某人看走了。

    “原来此女前往北极道果大会,是为了寻访名师学棋…”宁凡目光微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便在此时,白灵终于察觉到窗外有人偷看了。

    因为是在屋内,没有外出,所有白灵没有穿斗篷、戴面纱。

    此时的她,鹅蛋小脸,清秀可人;发髻青丝盘绕,额前刘海齐眉;上穿月白的罗衫,下着极短的白裙,穿的也不是罗袜,而是白色的丝袜,足踏月白的绣鞋。

    “这穿衣品味,简直和北小蛮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北小蛮惯爱穿一身红,此女则是一身雪白…”宁凡暗道。

    目光在白灵的双腿流转,总觉得有些移不开…

    也多亏了白灵目不可视,否则怕是要责怪宁凡登徒子了。

    【咦?师兄也对下棋感兴趣?已在这里看了很久了?】白灵在心中问道。

    “嗯,我确实对下棋有些兴趣。”说是对下棋有兴趣,可宁凡的眼根本没看棋盘。

    偏偏白灵信了宁凡的鬼话,于是脸上多出了更多笑容。

    【师兄既然懂棋,可以教我下棋么?】

    “这…”宁凡话语一滞。

    【不可以么?】白灵有些遗憾。

    “好吧…”

    宁凡不忍白灵失望。

    他虽然不爱下棋,但身具乱古大帝棋术方面的记忆,想来指导对方并不会多难。

    得到宁凡的同意,白灵十分开心。

    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