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3章 逢魔于陌生(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是宁凡抵达北蛮国的第一日。

    海船在渡口靠岸时,时间已然入夜。放眼望去,此刻渡头之上已有数千艘海船停靠于此,他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岸边人的关注。

    渡口的夜色并不昏暗,因为北蛮国本就是被冰雪覆盖的国度,被月光照耀的雪夜,并不会太黑;又有数千艘海船靠在岸边,灯火绵延数十里海岸,更点亮了此地的夜;岸上则更加灯火通明,有数个坊市开在此地,即使入了夜,坊市之中依旧人来人往,歌舞升平,十分热闹。

    宁凡站在船头,望着渡头上的万家灯火,有种恍如隔世之感。身处修真血海间,似乎又有很久,没体会人世间安宁祥和的那一面了。

    夜空上,片片雪花落在他的肩头,轻柔地如一双不可见的手抚过。

    他的目光不经意扫过肩头的雪,继而落在身旁,白灵的脸上。

    今夜的白灵没有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因此地此夜没有阳光,无法将她灼伤。

    恰有一片雪花飘落,轻巧地落在白灵的鼻尖,却没有被白灵的体温融化掉——大抵是因为白灵平日里的体温也如雪花般冰凉吧。

    白灵虽然目不可视,却能感受到此地漫天飘雪的美丽。她的脸上满是笑容,摊开双手,去接飘落的雪,认真的神情,仿佛接住的是千千万万个自己。

    宁凡不禁一笑,下意识抬起手,拂去了白灵鼻尖的雪花,换来的,是白灵茫然不解的神情。

    师兄为何要拂去雪花呢?雪花落在身上,不好么?她在心中问道。

    “抱歉,下意识就做了多此一举的事情。雪花落在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好。”宁凡一怔,歉然道。

    那,师兄喜欢下雪吗?白灵满脸期待。

    “嗯,很喜欢。在我的故乡,梅花盛开的地方,就有这般美丽的雪景,只是夜深人静时不如此地热闹罢了。”宁凡。

    若师兄喜欢下雪,我与师兄一定更加合得来!我喜欢下棋,师兄也喜欢下棋;师兄喜欢下雪,我也很喜欢下雪呢。白灵开心道。

    其实,我并不喜欢下棋,最多只能算是不讨厌的程度

    这句话,宁凡只在心里说了说,并没有说出口。

    一旁的石敢当听不到白灵的心声,在他的视角中,只有宁凡一个人对着白灵自说自话,这一幕说不出的怪异。

    “不知前辈今夜打算在船上休息,还是在岸上的坊市之中另寻落脚处?”石敢当恭敬问道。

    “不必麻烦另寻住处了,今夜歇在船上便是”宁凡话说一半,忽然注意到一旁白灵期待的表情。

    于是话锋一转,“还是在坊市之中住一晚吧。”

    宁凡、白灵、石敢当三人上了岸。

    负责护送白灵前来北蛮国的金镖宗一行人,则在此地和宁凡、白灵道了别,没有一同上岸。

    他们的护送任务已然完成,自然没有了逗留此地的理由;又因此番任务遇到北斗杀手的袭击,折损了不少师兄弟,此刻任务达成,必须立刻返回宗门,向宗门禀报此事。

    “张道前辈!有空一定要来金镖宗找我们喝酒啊!说定了!”

    “我等一定准备好酒好菜,恭候前辈到来!”

    “白灵姑娘!多多保重!下次有镖要送,再来我们金镖宗啊!”

    “道果大会上,多多注意安全啊!”

    “再会了!大家再会了!”

    远去的海船之上,吴老六遥望着渡口方向,不断挥手;在他挥手的方向,有宁凡站在风雪之中,目送着金镖宗一行人远去——目送着吴老六远去。

    “有机会,一定要来金镖宗喝酒啊!”吴老六朝着宁凡大声道。

    “嗯,若有机会,必去。”宁凡点头道。

    进入渡口的坊市后,善于察言观色的石敢当,注意到宁凡、白灵有意在坊市内逛一逛,于是借故去寻落脚的客店,与宁凡暂时分开。

    离去之前,更是一副大有深意的表情,对宁凡传音入密,“若前辈和白姑娘逛累了,可去坊市北边寻客店歇息,那里的客房有极强的隔绝禁制,无论在房内闹出多大动静,外面都感应不到半点且那里的客店还会提供诸多服务,嘿嘿嘿嘿,前辈你懂的”

    “”宁凡一阵无语。

    他只是想带白灵在坊市随便逛逛,这石敢当到底想到哪里去了?

    最终,石敢当借故开溜。

    只剩宁凡和白灵,在坊市之中闲逛。

    白灵虽无法亲眼看到坊市的繁华,但还是满脸开心的瞎逛着。从前的她,从未离开过鸿钧雪谷半步,这里的一切,让她觉得新鲜,觉得好奇。

    白灵:好香啊,这是什么味道?

    宁凡:“稍等,我帮你问问这里卖的,是一种叫做雪花糕的点心。要买点尝尝么?”

    白灵:可以么?

    宁凡:可以是可以,只是不,没什么。

    买东西当然可以,问题是没钱。宁凡的储物袋里倒是有大把的道晶仙玉,然而在这片试炼时空,他方一取出道晶仙玉,这些道晶仙玉立刻就会化作飞灰消散。

    似是因为间隔着遥远时空的关系,被取出的道晶仙玉,无法承受跨越时空的法则之力,会被立刻摧毁。

    虽说无法取出道晶仙玉买东西,但却可以使用天道金、天道银来买东西。

    宁凡试了试,他所取出的天道金银,没有被时空法则摧毁。

    这让宁凡有些意外,转而一想,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毕竟,通天教建立古国交易阵,跨越时空行商,使用的便是天道金、天道银这等货币。

    即便身处不同时空,天道金银仍可以在此地流通,是无尽轮回都无法磨灭的硬通货。

    “原来如此。金银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金银”宁凡似有所悟,自语道。

    而后他来到卖雪花糕的摊位,摊主是一个元婴修为的北蛮国女修。

    摊主的修为不高,但因为常年在此地做生意,眼力倒是磨练了出来。见宁凡气息如渊,难测其深,早知这是一位大能前辈,岂敢怠慢。

    “前辈决定了吗?要买几盒雪花糕?不是晚辈吹嘘,晚辈的雪花糕乃是以北极山独有的雪水和面,其中更添加了多种北蛮境独有的仙草,一万雪晶石一盒的价格,绝对物有所值!”

    “雪晶石?”宁凡一诧。听起来,雪晶石似乎是北蛮国修士独有的灵石货币。

    “没有我国灵石的话,使用仙玉交易也可,且若是仙玉交易,晚辈还能给前辈一些优惠,只需九千仙玉一盒!”摊主道。

    “抱歉,我身上暂时没有仙玉。便以此物交易吧,你可认得此物?”宁凡取出极小一块天道银,一钱的重量都不到,于他而言不值一提。

    “这、这是天道银!前辈莫要说笑,此物即便只有一钱之中,其价值也远超百亿仙玉的,不,甚至更多,更高!晚辈从未接触过这等钱币,根本估不出其中价值,此物晚、晚辈不敢收”摊主吓到了,她倒是认得天道银,不愧是真界修士。

    “无妨,你认得此物便好,就以此物买你一盒雪花糕。”

    对于身怀几百万两天道金的宁凡而言,区区一钱道银根本不值一提。

    怪只怪他全身上下实在取不出更小额的钱币的,只能这么交易了。

    于是交易达成。

    卖糕女修惊呆了!

    继而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坊市的人都知道了,今夜坊市之中,来了一个挥(人)金(傻)如(钱)土(多)的豪客!

    “听说了么!有人竟以一钱道银的价格,买了区区一盒雪花糕?”

    “休要胡说!即便是山海司名下的仙帝,一年也只能领半钱左右的道银俸禄,世间怎会有人如此败家,如此奢靡浪费!”

    “真事!此事是我亲眼所见!”

    “嘶!若此事当真,此人来历绝对非同小可!”

    “便是准圣也不可能如此浪费!”

    “此人莫非是圣人门徒?”

    “提醒一下黑六、蛮鬼等泼皮,叫他们万万不可招惹这等存在,为我们风蛮坊市惹祸!”

    “放心放心,那黑六、蛮鬼等人一听说有此等人物,头皮都吓麻了!已然严令麾下泼皮不可招惹此等人物。”

    “对了,那个得到一钱道银的家伙呢?”

    “此女是雨蛮部的四等族人,只是一介元婴小辈,此刻已被雨蛮部左将军亲自接至族内,这一钱道银,想来也已经进了雨蛮老祖的口袋。以此女身份,本就无法持有如此贵重之物,但以雨蛮老祖的性格,即便取走此女重宝,想来也会对此女好生嘉奖的,此女也算是交了大运。”

    “哼!竟被雨蛮老祖抢先的一步!”

    “等等,又有新消息了!那人又去了卖糖人的摊位,以一钱道银的价格买了两个糖人!”

    “疯了!疯了!此人便是再富,也不该如此浪费的!为什么,他为什么不来买我的东西!”

    “查出糖人摊主的身份了吗?”

    “是我们风蛮的人,已经被咱们老祖派人接走了。”

    “那还好,至少这笔巨款没有落入外人口袋。想来那糖人摊主也会被重赏一番,他奶奶的,这等运气,真真让人眼红!”

    “那人又去买风筝了!”

    “风筝?好端端的,他买个甚的风筝?又是一钱道银买的?”

    “对!”

    “快!去查那人的行进路线,我们把摊位移到他的必经之路,撞一撞大运!”

    “那人又去买糖炒栗子了!”

    “该死!我卖的也是糖炒栗子,他为何不买我的!”

    “这次撞大运的是谁?”

    “不认识,好像是个新来没多久的外来修士。”

    “我知道那个老头,街上的人都喊那人列老,全名似乎是叫列山还是叫什么来着。”

    “哼!这等好运,怎能便宜外人!告诉黑六、蛮鬼,速速把这位列老‘请’到咱们这里!”

    却说宁凡发现天道银可用后,一路上白灵要什么,他便买什么,一不小心就买了一大堆有用没用的东西。

    此刻的白灵,左啃一口雪花糕,右啃一口糖葫芦,头上挂着个雪妖造型的面具,哪里热闹就往哪里走,完全不知疲倦。

    宁凡呢,则负责给白灵提东西,身上挂着十几个油纸包,背上背一个凤鸟形状的风筝,手上还拿了两个奇丑无比的糖人。

    望着兴致勃勃的白灵,只觉得一阵头疼——这都逛了一个时辰了,还没逛够么。

    “我以天道银交易,本只是无心之举,但似乎已经在周遭坊市引发的巨大骚乱,再逛下去,说不得会惹来什么麻烦”

    宁凡想劝白灵,是时候找个客店休息了,但对上白灵开开心心的小脸,恍惚间仿佛看到了纸鹤、微凉、慕小凉小队

    “想不到此女下棋时静若处子,活泼时却又如脱兔一般”

    微微叹了口气。

    罢了,再让此女逛一会儿吧。

    若真惹出了什么乱子,对方应该早就出手了,既然此刻仍不出手,想来也是有所顾忌

    “说起来,在这片试炼时空,很多东西我都无法真正触碰,然而这些用天道银购买的东西,却不知为何,能够被我触碰其中似乎涉及了某种高深法则,或许那便是古国交易阵的运行原理也未可知”

    宁凡正自出神,忽见白灵方向一转,跑向了某个糖炒栗子的摊位。

    不得已,宁凡只得跟了上去,打算花一钱道银买一些栗子。

    然而当他取出道银,那位低头炒栗子的摊主却连头也不抬,拒绝道。

    “本店不收道银,只收道金。”

    不收道银,只收道金?

    宁凡先是一怔,继而目光一眯。

    有趣!此人怎知我有道金!我对外界只展露了道银,且展露数量绝对不多的,此人莫非只是推断猜测,又或者是在以言语试探于我?若是如此,倒也不算什么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